第888章 新年快乐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420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4:10:36

听到这一声,林润的两个儿子推门进来。

看到父亲睁开眼,两人登时欢喜炸了。

“爹……”少明哇得一声哭出来,扑到床前。

“娘,娘,我爹醒了!”少云尖叫着冲出门去,声音传遍整个医院后院。

就连李时珍也被惊动了,带着徒弟庞宪匆匆而来。

~~

顿饭功夫后,李时珍给林润下了针,轻吁口气,收回手来。

一旁通红着眼的孙氏忙焦急问道:“李神医,我家老爷……”

“无妨,他好像受了什么刺激,情绪过于激动,我给他下了针,让他平复下来。”李时珍说着瞥一眼赵昊。“公子用什么法子,把林中丞唤醒的?”

“我给他讲了个很可怕很可怕的鬼故事……”赵公子讪讪道,反正说了什么,我是不认的。

“哦?”李时珍差点儿吃惊的揪掉胡子。他还头一次听说,鬼故事能唤醒木僵之人呢。

一旁,他的弟子庞贤赶紧掏出铅笔记在医案上。

不过孙氏顾不了那么多,带着一双儿子,垂泪给赵昊磕头道:“恩公在上,受我母子一拜。”

“使不得使不得。”赵昊赶紧扶起她俩儿子,让小县主扶起孙氏。“林中丞是我尊敬的长辈,他能醒来是苍天有眼,夫人切莫折杀晚辈。”

“总之公子的恩情,我林家没齿难忘。”孙氏看一眼两个儿子道:“你们记住了吗!”

“是,母亲!”少明和少云赶紧再次给赵昊磕头,赵公子无奈的受了,他们这才肯起来。

“中丞什么时候能再醒来?”待母子三人再次向李时珍致谢,赵昊问出大家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两个时辰,不过他现在身心都很虚弱,需要大量的时间休息,就是醒了,你也不能跟他说话。”李时珍细细嘱咐道:

“林中丞在昏迷时,一直靠本能在吞咽流食,肠胃如婴儿般十分羸弱,你们切记不要胡乱喂食,一切食物都由王护士长操办。”

林润之所以能在昏迷后长期存活,皆因为他还保留了打嗝、咳嗽、吸吮和吞咽反射,并且能做出一些自发咀嚼的动作,所以他才能通过口服的途径接受营养。

不过为了避免他将食物吸入气管,李时珍连稀饭都不准喂给他,而是让大户人家哺乳的奶娘,挤出奶来喂给他。

为什么是大户人家的?因为吃得好,奶有营养。就这样帮林润一直撑到了苏醒的这一刻。

当然,为了避免林中丞和他的家人感到羞耻,李时珍一直让护士长只说是牛羊奶。但李时珍本人对此没有任何偏见,还郑重的将其写入《本草纲目》,称为‘仙人酒’也。

~~

赵昊本打算送了年夜饭就回去,这下也不着急了。

孙氏和两个儿子围在床前,巴望着他快点再次醒来。

哪怕不能说话不能动弹,只要睁开眼看看她们娘仨,这个除夕就是无限美好的。

李明月和赵昊肩并肩坐在另一张床上,静静看着这一家人。

黄昏时,林润终于再度睁开眼。

当他和妻子四目相对,孙氏终于忍不住,扑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。

两个儿子也跪在床两边,一人拉着他一只手,喜极而泣、涕泪横流。

林润吃力的转动着眼珠,虽然喉咙颤动着说不出话来,眼角却有水色闪动。

小县主把头靠在赵昊的肩膀上,泪珠不断在眼眶里打转。

赵昊轻轻握住了她的手,安慰着少女触景生情的少女。

看到林中丞醒来,赵昊也就放心了。

他也不打扰这一家人来之不易的时刻,便拉着李明月起身,悄悄退出了病房。

~~

当两人坐着白篷船返回县城时,天已经擦黑了。幸好守门的兵士挂记着衙内还没回来,一直给他留着城门,不然他俩就得在城外过年了。

等两人从州西桥码头上了岸,天已经完全黑透了,县城里的爆仗声也跟开了锅似的响成一片,半山桥那边大户人家的住处,还有一枚枚绚丽的烟花腾空而起。

再配上天空中飘零的雪花,和眼前一身红装的少女,赵昊忽然感觉自己,比去年时拥有的多太多了。

他摘下手套伸出手来,轻轻拂去明月发梢的雪花,然后露出幸福的笑容道:“明月,新年快乐。”

“大哥,新年快乐。”明月那双漂亮的大眼睛,快要滴出水来一般,她按住怦怦跳的心口,鼓足勇气道:“希望以后每年都能和你一起过年。”

“那咱么说定了。”赵昊毫不犹豫的点点头。

“拉钩?”小县主伸出白皙修长的小手指。

“拉钩。”赵昊也伸出小指,跟她勾在一起。

“盖章?”李明月又伸出大拇指。

“盖章。”两人的大拇指也印在一起。

~~

张筱菁披着斗篷撑着伞,跟马湘兰在远处驻足。

从她们的角度看去,这两个人儿,就像拥抱在一起一样。

当然两人不是为了偷窥而来,而是眼看就要吃年夜饭了。还不见他俩回来,这才一起来州西桥等的。

看到这一幕,二女都识趣的没有出声,而是选择静观其变。

待到两人开始往衙门口走时,小竹子和马姐姐已经从小胡同朝后门走了。

马湘兰稍稍落后半步,用余光睥着张筱菁脸上的表情。

当她从小竹子脸上看出欣喜和酸涩,正待深挖内心思想时,却听张筱菁淡淡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,为何不开口问呢?”

马姐姐芳心一紧,没想到她已经察觉到自己了。

不过处变不惊,是当秘书的基本素质,马秘书轻轻一叹道:“不知如何开口。”

“是想问我,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吗?”张筱菁偶露峥嵘道。

“嗯。”马姐姐点点头。

“那你得先告诉我,你是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小竹子却淡淡一笑。

“我怎么想的,一点不重要。”马姐姐又叹了一声道: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。”

“呵呵,我怎么想的,也一点不重要。”张筱菁加强了表情管理,再也休想从她脸上看到一丝心思。“小亭徙倚,慢一步、立秋千影。”

二女说完,相视凄然一笑,都明白了对方的心思。

“姐姐,我画的花卉总是少些飘逸,改日还请你指导指导。”

“正好过年这几天有空,明晚我们切磋一下。”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“我们也拉个钩。”

两位佳人经此一番,似是亲密了不少,说笑着消失在这石板微湿的江南小弄中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