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90章 坑爹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30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4:10:36

华亭城东退思园,戏台上。

徐阁老仍在戏台上,跟乐班子一起练《浣纱记》。

今日唱的是第十六出‘探病’,庐山先生胡直也加入进来,扮了个丑角伯嚭。

只听《剔银灯》的曲牌中,伯嚭油腔滑调的唱道:

“笑君王仪容衰老。没来由将精神消耗。连宵搂着如花貌。籴的籴粜的要粜。而今看看瘦了。笑你鸡皮鼓能经几敲?”

然后摇头晃脑,得意洋洋的念白道:“我伯嚭不是夸嘴,每夜有十数个妇人在身边。身子越有精神。主公就弄得这不济不济……”

正要问候被胡子西施榨干了身子的吴王时,却见徐璠急匆匆走上了戏台。

“我儿可算回来了。”徐阁老从旁候场,见他上来,轻声笑道:“快快为为父弄箫,别人都吹不出你那味道来。”

“你们都下去。”都要完犊子了,徐璠哪还有心情吹箫?他黑着脸把乐班子撵走,只有胡直留了下来。

“父亲,出大事了。”庐山先生是徐阶的智囊,不知参与过多少见不得光的事儿,徐璠自然也不必避他。

“又怎么了?”徐阁老闻言不悦,心说老夫享受个金色晚年,咋就这么难?

~~

“放开我,我要杀了这个逆子!”

顿饭功夫后,万壑松风堂中,清晰传出徐阁老暴怒的声音。

他从墙上拔出宝剑,就要砍向自己的小儿子。

徐阶宦海浮沉大半生,经过了多少疾风恶浪?还从没像现在这样惊怒交加过。

胡直和徐璠一个抱住他的腰,一个按住他的手,拼命阻止了一场人伦惨剧。

什么?徐瑛为何不跑?他已经被打了八十杖,爬都爬不起来了。

徐阶是真的动怒了,绝非演戏。若不是两人死死拦着,他真会杀了这毁他一生清名的孽障!

“父亲,你就是杀了小弟弟,姓林的也活不过来了。”徐璠抱着老父的双腿,苦劝道:“还是想想如何过去这一劫吧。”

“你也不是好东西!”回答他的却是徐阶反手一巴掌。“为什么不叮嘱那人,千万不要伤林润的性命?!”

徐璠捂着脸低头认罪道:“是,儿子想当然了,忘了嘱咐这一句。”

“你总是这样,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!”徐阶又想起自己是如何从云端跌落的,气得七窍生烟道:“老夫日后充军发配,都是被你们这些好儿子所赐!”

“父亲,不至于此吧?”趴在地上的徐瑛吓得一哆嗦,老爹可是两朝首辅,要是都被充军发配的话,那自己还不得腰斩弃市?

“怎么不至于此?巡抚总督不是杀不得,江南的督抚不知被砍了多少个!”徐阶冷笑连连道:“但都是先定其罪,以公器杀之,杀多少个都不打紧!可从没有不走程序,直接就暗杀掉的!一旦被揭出来,朝野谁敢替我们说话?!”

“我们不是有意要杀他的,是误杀来着……”徐瑛嘟囔道。

“这话你跟谁说去?!”他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又勾起徐阁老满腔的怒火。

徐阶抓起几上的梅瓶,将它狠狠掼向徐瑛。胡直和徐璠看了看,感觉没生命危险,就没拦。

总得让老头子把这个口气出去吧?不然憋出病来,徐家靠谁撑过这一关?

惨叫声中,花瓶在徐瑛的脑袋上碎开,登时血流满面。

徐璠算是看明白了,眼下是谁开口谁挨揍,唯恐下一个花瓶朝自己掼来,他赶紧给庐山先生递个求救的眼神。

“存斋公息怒,事情已然如此,你再生气也没用了。”胡直暗叹一声,只好开口劝解道:“咱们还是想想对策吧,总不能听之任之,等着水落石出吧?”

“嗯……”徐阶也发作累了,便就坡下驴,在椅子上缓缓坐下。冷声问道:“都有谁知情?”

“除了我兄弟,就只有郑元韶和那杀人的奴才。”徐璠忙答道:“那奴才已经料理掉了,如今就郑元韶一个了。”

“先不要动郑元韶,免得人家拿他当饵钓鱼。”徐阶闭着眼,压着火气道:“这件事太大了,大到想弃车保帅都弃不了,要么全家一起过关,要么全家一起完蛋。”

“唉。”徐璠狠狠剜一眼徐瑛,这畜生终于如愿以偿,把全家都拖下水了。

“关口是得把案子办成失火。”胡直低声道:“存斋公估计朝廷会派谁来查办此案?”

“谁来都不重要,都会按照失火去办的。”徐阶面无表情道:“堂堂应天巡抚遇害,不管是谋杀还是误杀,朝廷都丢不起那人。说得严重点,甚至会动摇朝廷的根基,所以无论是谁,都必须将此案办成失火。”

“所以出了事,要先捂盖子。”胡直点头笑道:“古今概莫如是。”

“那就好……”徐瑛小声庆幸。

“好个屁!”徐阶狠狠啐一口道:“所谓结案只是用来敷衍朝野的障眼法,也让真正查案的人,有充足的时间一查到底,到时候一个也跑不了!”

“父亲的意思是,真正查案的人,并非先来的钦差,而是后任的……”徐璠恍然道:“应天巡抚?”

“嗯。”徐阶点点头道:“谁接任应天巡抚,谁就会秘密调查此案,这是朝廷惯有的流程,不管谁当家作主都一样。”

“看来接任应天巡抚的人选,生死攸关了。”徐璠换换低声道。

“不错。如果上的是高胡子的人,肯定会穷追猛打,找不到证据也会硬往我们身上靠的。”胡直拢须道:“所以无论如何,这位新上任的应天巡抚,必须是咱们的人,最好还是欠着存斋公恩情的人。”

“这样的人不难找,父亲这些年为多少人平反,帮他们官复原职?”徐璠马上沉声道:“我看吴时来、邹应龙,都很合适嘛。”

“你以为老夫还是首辅呢?”徐阶却冷哼一声道:“想让谁上让谁上?”

“父亲,都什么时候了,还请勉为其难吧。”徐璠恭声苦劝。

“是啊,存斋公,存亡之秋,不能再有顾忌了。”胡直也劝说。

“爹……”徐璠可怜巴巴的看着徐阶。

“哎……”徐阶恹恹的闭上眼,无可奈何的点头道:“奉你们的命,老夫试试看吧。”

ps.三连更之第一更,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