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8章 归纳法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28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4:10:36

赵昊一直认为,培育科学的土壤,比给出科学的结论更重要。

比起填鸭式灌输科学知识来,让弟子们学会如何科学的思考,利用科学的工具,自主的探索科学世界更重要。

《自然科学的数学原理》是让弟子们学习,如何建立科学的体系。

而这本综合了亚子《工具论》和培子《新工具论》的《逻辑学简述》,就是授予弟子们自主科学研究的逻辑工具——演绎法和归纳法。

尤其是后者——培子提出的科学归纳法,可谓近代实验科学的基石之作,是为科学研究程序进行逻辑组织的先驱。

与牛子的《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》交相辉映,为近代科学的发展照亮了前路。

说起来,培子已经诞生于泰西西陲之国不列颠,今年已经八岁了。

堂堂赵公子为了大明的科学发展,居然去欺负一个八岁的小屁孩。将其一生最重要的著述提前捣鼓出来,也真是蛮拼的。

只是不知那孩子长大后看到这本书,会不会生出一种‘心中有话说不得,赵子著述在前头’的憋闷感?

但没办法啊,谁让烟肉先生五十年后才发表此书?大明等不及,赵公子能不能活到那时候还两说呢……

~~

正待赵公子绞尽脑汁,回忆如何通过‘三表法’,整理已经获得的实验材料时,便听外头护卫禀报,说刘员外来了。

“哦?”赵昊心说来的正是时候,不然本公子脑浆都要被抠出来了。他便坐起身来,对马秘书叹气道:“看来今晚只能到这儿了,意犹未尽啊。”

马湘兰揉着酸软的手腕,妙目轻瞥公子一眼道:“公子饶命,奴家可吃不消了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赵昊不禁开心大笑,只觉疲劳一扫而光,对巧巧笑道:“巧巧姐也累计坏了,快早点歇着吧。”

“人家身子骨可棒了,才不会吃不消呢。”巧巧不禁得意起来,一蹦一蹦的给客人沏茶去了。

与小姐姐们说笑几句,赵公子便转到外间,只见刘正齐一脸局促的立在堂下。

“怎么不坐啊?”

“公子面前,哪有小人坐的地方?”刘正齐忙赔笑道:“这么晚,打扰公子休息了。”

“知道你还来?”赵公子笑着招呼他坐下,问道:“怎么,愁的睡不着觉了?”

“要不小人怎么常说,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公子呢?”刘员外能当上洞庭商会副会长,显然是有两把刷子的,至少这脸皮比铁锅还厚。

拍起马屁来,完全不在乎这少年险些就成了他女婿。

“哈哈哈。”赵公子不禁神清气爽,想不到这还是个仅次于大弟子的马屁高手呢。

“实话告诉你吧,是我给蔡知府出主意,将你们请来的。”

“啊?”刘员外不禁惊呆了,半晌方喃喃道:“公子行事真是出人意表,非我等凡人可以揣度啊。

这时巧巧进来上茶,刘员外赶紧起身致谢,完全不敢把她当成侍女看待。

赵公子端起他专用的天青釉汝窑茶盏,呷一口香茗,感到无限满足。这茶杯搁到几百年后,可是两亿起步啊。

而赵公子已经搜集了十几套了……他准备等将来点亮了冶金科技树后,造个超级保险箱埋起来,留给后世子孙寻宝玩。

哎,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样简单、枯燥且乏味。

~~

“公子,公子。”见赵昊忽然一动不动,脸上露出诡异的笑,吓得刘员外好半天才敢叫他。

“哦。”赵昊这才回过神,却忘了方才谈到哪儿,便搁下他心爱的茶盏,状若随意的换个话题道:“我看你晚宴时情绪不高啊。怎么,最近不太顺当?”

刘员外闻言暗暗松口气,心说可算没浪费表情。

其实他这么厚的脸皮,就算上午刚死了爹,下午也能装成没事儿人。之所以要表现的那么落寞又无助,无非就是想引起赵公子的同情而已。

“什么都瞒不过公子。”他便眼圈一红道:“小人如今在商会,成了三伏天卖不掉的肉——臭货。那真是小寡妇过日子——难熬的很啊。那姓许的就是二十天不出鸡——坏蛋一个,他裁缝不带尺子——存心不良。山崖边翻了车——乘人之危!”

“打住打住。”赵公子听得直翻白眼道:“哪来这么多歇后语?好好说话。”

“哎,好好说话就是——姓许的让人到处传我,已经彻底得罪了徐家,害的徐二爷在西山岛上倒夜香。还说我贱价收购西山岛,是吃里扒外,和公子串通一气坑父老乡亲。”

“好些人都信了他的话。”刘员外一抽一抽的抹泪道:“背后戳我脊梁骨不说,前日我老母七十大寿,居然只来了几个亲戚。就连西山岛出来的兄弟们,也都误会我了。”

“呜呜,小人个人的荣辱不算什么,只是一想到怕是要无法完成公子的重托,我这心就像刀割一样,恨不得跳到太湖里一了百了,省得给公子添堵。”刘正齐哭成了泪人,当然主要是还为当不上会长,甚至连副会长都选不上而痛苦的鼻涕冒泡。

“行了,别哭了。”赵昊一阵无语,只好不再卖关子道:“我叫你们来,就是为了帮你解决这个问题的。”

“哦……啊?”刘正齐闻言哭声戛然而止,鼻涕泡也小到不见。满脸期冀的问道:

“公子,果真还有希望吗?”

“怎么,怀疑本公子?”赵昊半真半假的笑道。

“怎么会呢,在小人心里,公子就是佛祖,世上还有不信佛祖的吗?”刘正齐赶忙谄媚笑道:“还请公子指点迷津。”

“哈哈哈!”赵昊屈起一条腿,搭在椅背上,指着刘正齐笑骂道:“当年你要是有这么乖,又哪会吃那么多苦?”

“哎呀,这就是小人福缘不够啊。”刘正齐真心实意的叹了口气,心说要不你就管我叫爹了。

真是一念之差,天壤之别啊。

赵昊这才对他分说道:“你西山的老兄弟生你气,其实是眼红江南水泥厂。你不妨把我这话告诉他们,本公子去别处,依然可以造出水泥来。就是把西山岛还给他们,他们也一样一袋水泥都造不出来!”

ps.下一章马上送到。求月票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