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0章 交接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2423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4:10:36

进去衙门后,赵守正先向仪门礼拜,然后来到戒石亭前,向亭中石碑行注目礼,那是三个遒劲的大字‘公生明’。

这仨字是给老百姓看的。

待赵二爷绕到碑后,那里的十六个大字才是给县老爷看的。

‘尔俸尔禄,民脂民膏,下民易虐,上天难欺!’

这四句太祖皇帝的圣训正冲着县衙大堂,县太爷审案时一抬头就能看见。目的就是警告他们,老实点,老子盯着你呢!

其实戒石亭东面还有一座土地祠,原本是知县上任必经的观光景点——里头悬着被太祖皇帝剥皮充草的贪官人偶若干,以儆效尤!

大晚上的,县里就没安排这个惊悚的项目。

其实这会儿,何县丞挺想让赵二爷进去参观参观,杀杀他的威风的……

但考虑到赵二爷已经极度看自己不顺眼了,想想还是作罢吧。

~~

拜过了衙神后,赵二爷又换了朝服,走上大堂,面北拜阙叩谢圣恩。

起身后,知县大人还要拜印。

即将丁忧的冯知县白衣素服、头戴角帽,双手将一方裹在红绸中的大印,端端正正搁在大案之上。

赵二爷便又毕恭毕敬的向大印磕头,然后便起身从冯知县手中,接过了代表一县最高权力的那方铜印。

此刻起,权力义务正式交接,赵二爷便真真正正肩负起一县百姓的命运了。

然后他才与冯知县互相见礼,转到花厅说话。

“热孝在身,有失礼数,还望公明兄海涵。”冯知县话虽如此,此刻神态却比之前轻松了许多。

“远山兄节哀,惊闻令先君驾鹤、不胜哀戚。”

送二爷便露出同哀之色,并随了厚厚的份子。

“这如何使得?”冯知县深感汗颜,他给赵守正留下的小金库,都没人家随的份子多。

“远山兄不必客气,丁忧三载没有收入,权作贴补家用吧。”赵守正把手一挥,送人银子的时候最帅气。

“这,多谢公明兄美意了。”冯知县感动坏了,顿觉与赵二爷相见恨晚,说话的语气都变了。

“实不相瞒,愚兄在昆山这穷地方当官两年,只够个日常开销,根本没攒下家底,正愁着往后的日子怎么过呢。”

扮成书童立在赵二爷身后的赵昊,闻言还有些不以为然。百姓再穷也穷不着老父母吧?

除非是海瑞那样的,连合理合法的常例银子都不要的主……

不过跟苏州别的县,肯定没法比就是了。

客气了几句,冯知县又主动向赵守正介绍起县里的各种情况。大概就是仓粮青黄不接,库银入不敷出,包括他在内的全县官吏已经有俩个月没发俸禄了。

“啊?”赵二爷吃了一惊,知道昆山穷,没想到能穷成这副鬼样子。

想到那何县丞俩月没发工资,还要被自己甩脸子,他就觉得很抱歉。

“这很正常,本县时常如此,通常都是等收上夏粮之后再补发欠俸的。”冯知县叹口气道:“眼看夏粮又泡汤一半,真不忍心把这烂摊子丢给公明兄啊。”

“还有半个县没淹不是?”赵守正强笑道。

“是三分之一。”冯知县竖起三根手指,然后蜷起两根道:“杨林塘以北地势低洼,此时阳澄湖来水已经将其淹没了。”

哦豁,赵守正心中一凉,还真是坏消息不断呢。

“聊以安慰的是,昆北那块地水患严重,已经抛荒了。”冯知县忙安慰他道:“所以也不算什么损失。”

“是啊。”赵守正点点头,也笑道:“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?”

“公明兄真是豁达。”冯知县赞一句,然后替赵二爷谋划道:“所以目前能指望的,就是中部这四千顷地了。要是能撑到夏收,那还能收个十万石左右……按例,今年的税赋是可以蠲免的,但也就别想朝廷赈济了……十万石粮食能够灾民吃三个月,应该可以撑到秋收了。”

“所以秋收前,一定要打发灾民出去要饭,晚了的话就要不到多少粮食了。”他又低着头絮絮道。

赵守正闻言心下不齿,暗道怎能打发自己的子民去要饭呢?这知县也太无耻了吧?

谁知却听冯知县神情郁郁的接着道:

“另外,本官也得这个时候去府城一趟,苦求几天总能从府尊指缝里挤出万把石粮食。回来的时候一定要去吴江县,那帮王八蛋死活不开闸泄洪,给本县几千石粮食理所应当。”

看到冯知县忽然魔怔了一般,赵昊父子面面相觑。这昆山知县的差事,居然把人都磨成痴汉了。

只听他神神叨叨的接着道:

“还有下游的松江,要不是他们圩田太厉害,吴淞江流的太慢,咱们能涝成这样?所以也得跟他们讨要……不过徐家素来蛮横,态度必须硬一些,宣称自己有科道同年,要弹劾他们阻塞河道。通常为了不给徐阁老添麻烦,他们也会给个几千石的……”

原来这叫花昆山连县令都要当叫花子啊……

“远山兄。”赵守正听得眼泪都快下来了,心下不忍,轻轻唤了几声。“你已经丁忧了。”

“呃,哦,啊!”冯知县神色数变,方搞清楚状况。然后淌下了解脱的……哦不,痛苦的眼泪。“太好……哦,我是说‘太昊亦已至,玄冥犹未归’。”

‘我儿叫赵昊。’赵守正暗暗吐槽一句,又问冯知县道:“南京那边能有什么帮助?”

“令尊不是曾任少司徒吗?”冯知县苦笑一声道:“南户部有多抠门,公明兄应该最清楚不过吧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赵守正尴尬的笑两声,心说我不知道呢。

借着尬笑的机会,他又瞥一眼赵昊,只见儿子轻轻吹了口气。

赵二爷马上了解问道:“那请问远山兄,此地风物如何?”

“民风倒是比邻县要淳朴,主要是因为精明的全都搬去邻县不回来了,剩下的都是些石脑壳。”冯知县说着犹豫一下,但看在厚厚的程仪份上,还是压低声音道:“但本县的士绅要格外留意,有几个坏种怕是憋着劲儿要跟你作对。”

“是吗?”赵二爷倒吸口冷气道:“都是哪几位仁兄呢?”

“捕风捉影的事情,不便指名道姓。”冯知县却不敢直说,只是叹了口气道:“本县强邻环伺,连别府的都能欺负到头上,真是太难了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赵守正见儿子微微垂下眼睑,显然是听懂了,便也点点头,表示自己听懂了。

ps.大纲理顺了,很精彩的故事,和尚真棒!再写一章完成今天的任务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