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9章 朱砂痣和白月光
书名:小阁老 作者:三戒大师 本章字数:343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04:10:36

冬月廿八,新港码头,看上去比三个月前像样多了。

将近一公里的防波堤已经修好,泊在码头中的船舶,终于有了一个平静的港湾。

站在码头上往北看,最醒目的是两排青砖黑瓦的高大库房,那是耽罗商会的货物仓库。后面的工地忙忙碌碌,似乎还有好几排仓库施工中。

如果说新港堡是新港市的大脑,那么这个仓库就是新港的心脏了。一旦它停止了吞吐,新港市也就没了存在的价值。

为了避免耽罗商会在当地影响过大,唐友德下令仓库区安保,由市政厅保安队负责。今天又赶上入库的日子,库房周围有好些身穿灰色棉袍,头戴狗皮帽子,腰挂枣木棒子的李朝保安,牵着狼狗四处巡逻,生人勿进。

码头上,由张鉴发明的第三代大型转臂式起重机已经准备就绪。这种起重机有根结实的倾斜悬臂,臂顶装有滑轮,既可升降又可旋转。还能通过杠杆原理,轻松翘起原先工人搬不动的货物。这种江南机械厂生产的鹤式起重器,已经广泛应用于江南筑堤的工地上。

而这批看上去像投石机一样的庞然大物,是江南机械厂专为货船装卸特制的‘大力水手牌’码头用起重机。虽然有过于笨重、固定安装后无法移动、同时需要至少十人操作等各种短处,却可以显著提高工作效率。

原本一百码头工人,一天才能卸完的一船货,在它的帮助下,一上午就可以卸完,而且只需要四五十人就行。这让它所有的毛病都变得可以容忍了。再说码头上卸货的泊位都是固定的,起重机安好了也就没必要再移动了……

赵公子在护卫们的保护下,站在一号码头上,欣赏着眼前繁忙的景象。

谁能想象,半年之前,这里还只是一片荒芜呢?

这种‘神女应无恙、当惊世界殊’的快感,让他迷醉不已,感觉倍爽!

看着工人们喊着号子,用起重机将上千斤的货物从船上吊起来,吊臂旋转,又将货物缓缓放到岸上,赵公子忍不住唱起来:

“看码头,好气派。机械列队江边排。大吊车,真厉害,成吨的钢铁,它轻轻地一抓就起来……”

听得他身后的巧巧姐一脸不解,小声问一旁的马姐姐:“这是海边啊……”

“公子说是江边,自有他的道理,听着就是。”马姐姐轻咳一声。要不怎么她是工作秘书,巧巧是生活秘书呢?

“哦。”巧巧赶紧住口,她今日难得跟着赵昊出门,唯恐给他丢人。

这时,一艘挂着日月同辉旗的大帆船,缓缓驶入了码头。紧接着后头一艘接一艘,一支庞大的船队,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!

“来了,来了!”唐友德赶紧跑过来禀报:“公子,咱们皇家海运的船队进港了。”

“看到了,看到了。”马洪亮……哦不,赵公子这才回过神来,微笑看向当先那条船上。

他一眼就看到了甲板上,穿着海蓝色连帽翻毛斗篷,浅蓝色交领袄子的陈怀秀。陈怀秀也一眼就看到了他,先是难以置信的捂住嘴,然后惊喜的向他直挥手。

赵昊也高兴的挥手致意,看怀秀姐的打扮虽然还很素淡,却明显已经走出了未亡人的死寂态。真是可喜可贺……哦不,真替怀秀姐高兴。

然后就见陈怀秀忽然回头说了句什么。不一会儿,一个高挑的身影旋风般出现在甲板上。

只见那少女穿着夺目的红色白绒羽缎斗篷,里头是桃红色的褙子。在这色彩单调的冬日里,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红牡丹一般,那样的鲜艳出众,夺人眼球。她一出现,周围就都成陪衬。

“明月!”赵公子失声叫起来,赶紧双手挥舞着跟她打招呼。

“赵大哥!”兰陵郡主李明月将双手拢在嘴边,激动万状的叫起来。

“明月!”赵昊也双手放在嘴边,大声回应着。

话音未落,就见又一个亭亭玉立的倩影,出现在他眼前。只见那少女罩着雪白的斗篷,系着白狐裘披肩,双手捧心立在那里,痴痴看着他,双手捧心流着泪说不出来。

当白牡丹一出现,便分了红牡丹一半的颜色去……

“呃,雪迎也来啦?哎啊怎么哭了,别哭别哭啊……”赵公子的笑容变成傻笑,整个人瞠目结舌起来。久别重逢,见到哪一个他都欢喜爆了,可一起见到的话,却不一定是双倍快乐,也可能是双倍惊吓。

天可怜见,他要是知道她俩都在这条船上,装病它不香吗?

“哦豁……”见公子的朱砂痣和白月光齐来,马秘书轻轻捂住额头,都替公子头大。

所谓两虎相争,必有一伤,不知道赵公子今天打算伤哪个了?

‘就没个好办法吗?’就连巧巧都替赵昊发愁了。不过她也知道,自己最好安静的看着,这不是自己能掺合的事情。

~~

须臾大船靠岸,码头工人熟练的推来舷梯。

码头上气氛颇为诡异,所有人都屏住气,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。

别说唐友德、马湘兰,就是高武和一众护卫,也都知道船上这一红一白两位大小姐,在公子心目中的地位。

未来主母定然是从中二选一了,他们哪敢露出丝毫幸灾乐观看好戏的表情,不想混了吗?

然而他们都低估了两个少女的格局,她们怎么会让下面人看笑话?

之前还一直明里暗里别苗头的两人,下船时也不争先后了,而是手挽着手、肩并着肩,如并蒂莲一般,和和气气的从船上下来。

待在码头站定,两人这才松开手,齐齐朝赵昊福一福。

“拜见哥哥!”一个声如黄莺出谷、鸢啼凤鸣,清脆明媚。

“兄长万福。”一个音若雨打芭蕉,溪水潺潺,温婉动听。

两人望向赵昊的眼神却一般炽烈,还隐含着期待。

说是不争,可哪个少女不希望他对自己的回应更特别些呢?

所有人把头转去别处,却又忍不住偷偷瞥向赵公子,想看看他先回应谁,又对谁更特别些呢?

赵公子何许人也?岂能不知道犹豫就会败北,果断便会白给的道理?

他便露出最发自肺腑、热热乎乎的笑容,自然而然向李明月伸出了左手。

与此同时,又向江雪迎伸出了右手。

然后他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,一咬牙,同时紧紧抱住了他的朱砂痣和白月光,哪个也不撒开。

“清风明月依旧在,梅花破雪迎君开。雪迎,明月,我好想你们……”关键时刻,老赵家的血脉彻底觉醒,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!

让心上人这当众一抱,两位姑娘登时大脑宕机,便只顾着和他抱在一起,垂泪一解相思之苦。也不管合不合适,会不会被看热闹了……

巧巧檀口微张,没想到公子会如此大胆。

马秘书星眸连眨,就连她也没料到,赵昊会干脆一锅端了。虽然这不失为一个两不得罪的解决办法,但说起一锅端,她忽然想到公子在海上时对自己和巧巧做的那些事,心说莫不是为了解决这个大麻烦在练手吧?

应该不会,公子……还小哩。

舷梯上,陈怀秀站住脚,含笑看着紧紧相拥的三人,笑容却略有些酸涩。也不知是想到了自己的命苦,还是别的什么……

直到那三人上了同一辆马车,她才回过神来,下船朝着马湘兰和巧巧走去。

身后还跟着个穿蓝裙的绝色少女……

“吓,张小姐也来了?”巧巧吃惊的捂住嘴,今天她终于明白了,马姐姐常说的‘僧多粥少、狼多肉少’是什么意思了。

这个憨憨。马湘兰嘴角微微一抽动,赶紧岔开话题,向陈怀秀和张筱菁福一福道:“两位一路辛苦。”

“不辛苦,你们两位才是真辛苦呢,在海上两个多月,眼看清减了许多。”陈怀秀亲热的揽住她俩,尽显大姊姊风范。也是为了让张筱菁不那个尴尬。

她却小瞧了张筱菁,只见张小姐向巧巧还礼之后,便云淡风轻的微笑道:“巧巧姑娘好久不见,我现在是怀秀姐的学生了。”

“啊?”巧巧果然被镇住了。“学,学什么?”

“学当一名船长啊。”张筱菁一拢鬓边的秀发,望向浩瀚的大海道: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。”

“大海呀,它全是水,没什么好看的。”巧巧脑袋摇成拨浪道:“这两个月我都看吐了。”

“海的那边,总是有不一样的风景的。”筱菁笑着朝马湘兰点点头,意思是,好朋友,你可别拆穿我。

马姐姐微微点头,意思是,好朋友你放心。你这招很顶啊,某人就吃这套……

‘还不是靠你指点迷津吗?’

‘予人玫瑰,手有余香嘛……’

两人眼神快速交流一番,便准确无误的传达了这番欣喜。

看得陈帮主眼都直了,她都替赵昊愁得慌,这将来家里还不得明争暗斗,把狗脑子都打出来?

这时候,第二辆马车驶过来,四女便有说有笑的上了车。

待马车驶远了,金熙善凑到唐友德跟前小声道:“唐市长,这些都是赵公子的女人?”

“啊,咋地?”唐友德把头一仰道:“咱赵公子就是能力强,猛!”

“猛,真猛!”金熙善深以为然,点头如捣蒜。

ps.昨晚没怎么睡,状态好差,才写完……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